步戰車車長,爲啥也要能幹偵察兵的活?

  “半地下掩蔽部,遠方位××,請求陸航力量支援……”盛夏時節,中部戰區陸軍某師千人百項比武現場,四級軍士長劉衍明參加的單兵綜合演練項目火力引導比武,因情報上報速度最快、坐標誤差最小、火力申請最優而拔得頭籌。

  出人意料的是,劉衍明並不是一名偵察兵,而是一名步戰車車長,與他同台競技的選手大多來自裝甲、炮兵等不同專業。據該師領導介紹,以往談聯合多是指揮員的“專利”,戰鬥員只需按時間節點完成任務即可。如今,每一名指戰員不僅要有聯合意識、聯合素養,而且聯合訓練頻率、時間占比都有顯著提高。

  筆者在比武現場看到,每個專業每個類別均設置有聯合課目比武:機關參謀運用一體化指揮信息系統,繪制聯合作戰背景下的決心圖;分隊戰鬥員對空地多組目標進行識別觀測,共享偵察情報,引導火力打擊;教練員結合戰位設置聯合理論授課內容,評分分值占到五分之一。

  聯合課目走向比武競賽前台,是貫徹落實新大綱帶來的新變化。像劉衍明一樣的不少老兵對這種變化感觸頗深,今年首次把觀測器材使用單獨設爲課目,受訓者也從偵察專業拓展到全體戰鬥員,大家坦言“有種本領恐慌感”。

  “面向聯合缺什麽就補什麽,支撐聯合什麽弱就練什麽。”該師領導介紹,他們從逐級打牢聯戰聯訓基礎入手,區分首長機關、分隊軍官和分隊戰士三個層次,由上而下分解聯合能力,自下而上集成聯合訓練,將聯合訓練內容要素融入訓練全過程,逐漸形成覆蓋理論學習、技能訓練和綜合演練的一套完整機制。

  然而,今日日本人妻系列,聯合訓練並非一帆風順,今天日本人妻系列,最大的難題是聯合訓練條件難構設。筆者了解到,該師某防空團今年主動與空軍某飛行部隊建立聯訓機制,爲聯戰聯訓創造條件、架設平台。

  “東南方向,敵機3架,距離××”“角度××,爬升”……太行腹地某飛行訓練場,數架戰機呼嘯升空,電磁信號回蕩天際,一場陸空對抗愈演愈烈。防空導彈站長劉先才剛剛用雷達鎖定目標,戰機一個大角度戰術規避動作,便消失在茫茫雲海之中,不到10分鍾就進行了5次對抗。

  连续5年参加对抗训练的刘先才,对这种陆空联合训练带来的“红利”感触最明显:“联合训练让空情由虚变实,不仅提升了‘联’的水平层次,更让我们看到空情流转速度慢、火力准备时间长等训练短板,有利于下一步展开针对性训练。”(张雅东 陈洁)

上一篇:尴尬!新老兵如何跨越年齡“差輩”這道障礙
下一篇:8直升機墜毀 机上18人全部遇难

網友回應

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衆平台!

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衆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