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訪景德鎮“瓷都”:大師的幻滅

  2018年夏日,景德鎮的街頭,一個六線城鎮的樣板呈現:破爛、坑窪的主幹道,逼仄、髒亂的街巷,地上隨處可見的垃圾、空中雜亂無序的纜線,城垣殘舊、棚戶連片……

  這座城市的破敗,極易幻滅初訪者對陶瓷藝術的憧憬,也讓它的定位“與世界對話的城市”産生一種荒謬感。

  過去的10年,荒謬和幻滅,在這座素有“瓷都”美譽的地級市交替上演。

  空無一人的街巷、關張倒閉的瓷器店、紛紛轉行撤離的畫師……泡沫被刺破之後,景德鎮的“大師瓷”市場陷入了曆史的冰點。

  >>冰點

  景德鎮蓮花糖街原是陶瓷大師作品一條街,最紅火的時候,一鋪難求。而今,藝術陶瓷紛紛撤離,蓮花糖街淪爲了雜貨一條街。

  走在景德鎮的大街上,隨處可見大量關門倒閉的陶瓷門店,即使是少量營業中的門店也是門可羅雀生意慘淡。

  這與5年前的景象大相徑庭。

  2008年至2013年間,景德鎮藝術陶瓷市場經曆了空前的繁榮。彼時,無論是大師的工作室,還是藏家的藏館都可以用“門庭若市”來形容:來自日本人妻系列的商賈名流在這裏排隊等候付錢。如今,這樣的盛況是一去不複返了。

  上一輪市場的繁榮主要起源于那些年盛行的“雅賄”。老板們買瓷器的目的是送禮而非增值,生意做得越大,送禮的需求就越大。地産商是需求量最大的群體之一,購買過億元瓷器的地産老板不計其數。

  “我接觸過大量的所謂陶瓷玩家,他們本身對藝術不藝術這件事情毫無興趣。這正是秩序混亂的原因。”藝術陶瓷策展人賀亮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采訪說。

  他說的“秩序混亂”是指,以“大師”之名定義和定價的藝術陶瓷市場,也稱爲“大師瓷”市場。

  “大師瓷”因此遭遇前所未有的質疑。

  真正致命的是,黨的十八大之後,中央“八項規定”“六項禁令”相繼出台,隨後開啓了史無前例的反腐敗鬥爭。這場鬥爭很快波及與“雅賄”暗合的藝術陶瓷市場。

  藝術陶瓷日本人妻系列的拐點在這一刻到來:泡沫被刺破,市場跌入了冰點。

  >>泡沫

  7月的一天,省級陶瓷大師沈家明在工作室待了整整一下午,一個光顧的人也沒有。他向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哀歎,市場非常低迷,已經兩個月沒有交易了。“半年賣不出去一個的也大有人在。”

  價格更是一落千丈。

  “不只是腰斬,是腰斬再腰斬。”陶瓷藏家徐傑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,“最著名的國家級大師(簡稱‘國大師’)作品現在打個5折腰斬,其他國大師作品基本上就是兩三折,腰斬之後再腰斬,幾乎就只剩下‘腳板’了。這已經很可以了,如果不到國大師這個級別就更難了,很多人‘腳板’都沒了,卷鋪蓋走人了。”

  接受采訪的大師們都感歎,現在光景慘淡,市場價格普遍下降。但幾乎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的作品也降價了。

  市場嚴重萎縮,一些支撐不下去的大師和畫師,被迫轉行。

  據陶瓷業內人士估算,轉行、退場的差不多占到了一半。轉行的大師和畫師,有去做投資當股東的,有去炒股當股民的,有去開酒店、飯館的,有開服裝店、開滴滴的,有送外賣的……最有意思的是,還有人直接從景德鎮的陶瓷大師轉型爲杭州的美容大師,以藝術大師之名挂牌授課。

  轉行的人當中,有一部分只是回歸了自己的本行。

  “在鼎盛時期,賣菜的、賣衣服的、開黑車的等各行各業的人,就算一天畫也沒學過,轉眼之間都成爲大師了。”沈家明說,他最看不下去的是,那些外行進來的人居然還評上了大師,很多人默默無聞地畫了三四十年,一心一意鑽研藝術,卻一點機會都沒有。這很不公平。

  在景德鎮陶瓷藝術圈,不論是明著暗著都在貶低這個現象,這也導致收藏家流失和陶瓷價格的直線下降。

  徐傑說,“有的大師過去一個瓷器賣20萬元,現在賣2萬元。原來賣100萬元的瓷器,現在20萬元都很難出手。”

  在景德鎮藝術圈,流傳著有關價格泡沫的各種版本的故事:

  有買家買了某個藝術家的作品,打個比方,100萬元買的,現在想100萬元賣回給他,藝術家拒收,降到50萬元賣給他,還是拒收。于是,買家做了個大條幅挂在大街上,大罵這個藝術家是騙子。

  一個地産老板在景德鎮花了兩億元買瓷器,回去之後有人告訴他,這些瓷器裏有假的。于是,他把大師們叫過來開會協商,希望他們以六折的價格把這些瓷器收購回去,結果現場沒一個人吱聲。

  “就連他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作品值不了這個價格。”徐傑調侃說。

  當地有關部門查扣了1700箱陶瓷,“辦案人員心想,這麽多東西怎麽也值個1000多萬吧,結果拿去鑒定,只有600多萬,很多都不值錢。”

  >>托市

上一篇:數據告訴你:中國人的收入差距有多大?
下一篇:麦当劳首次推出限量纪念币 巨无霸的价格可衡量货币购买力

網友回應

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衆平台!

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衆平台!